首页  >  业务领域  >  案例介绍

【案例介绍】- 英国上诉法院有关NYPE46下停租条款中“时间损失”的最新解释的判例 -
   
关键词:船舶期租合同,NYPE46,停租,时间损失,附加条款
   
    国际期租业务中,比较普遍使用New York Produce Exchange 46 格式合同(下称“NYPE46”)。在近期判例(MINERVA NAVIGATION INC v OCEANA SHIPPING AG)中,英国上诉法院对NYPE46第15条“Off-Hire”条款中的“loss of time/ 时间损失”进行了最新解释。
   
基本案情:
   
    “Athena”轮(下称“船舶”)原船东“Minerva Navigation Inc.”将船舶期租给租家“Oceana Shipping AG”;租家随即将船舶转期租给分租家“Transatlantica Commodi-ties SA”;上述两份期租合同均为修改的“NYPE forms”,第15条修改如下:
   
“That in the event of the loss of time from deficiency sickness, strike or default of master, offi-cers or crew or deficiency of of men or stores, fire, breakdown or damages to hull, machinery or equipment, grounding, detention by average accidents to ship or cargo, drydocking for the pur-pose of examination or painting bottom, or by any other cause preventing the full working of the vessel, the payment of hire shall cease for the time thereby lost; unless caused by the Charterers or Charterers agents or Charterers servants and all extra expenses directly incurred including bunkers consumed during period of suspended hire shall be for Owners’ account and if upon the voyage the speed be reduced by defect in or breakdown of any part of her hull, machinery or equipment, the time so lost, and the cost of any extra fuel consumed in consequence thereof, and all extra expenses shall be deducted from the hire”(有下划线的斜体措词为对印刷条款的增加内容)。
   
    2009年10月4日,船舶在“Novorossiysk”港装货(Milling Wheat)完毕,并驶往叙利亚的“Lattakia”港或“Tartous”港交货。船舶抵达“Tartous港”后,叙利亚当局检验了货物,宣称货物受污染而禁止货物进口。
   
    2010年1月15日,租家指示船长将货卸往利比亚港口。
   
    2010年1月16日,船舶以返回“Novorossiysk”港的名义下驶离“Tartous”港。当船舶驶离叙利亚海域后,船东即指示船长驶向利比亚外公海,等待进一步指示。
   
    2010年1月19日,租家指示船舶到“Benghazi”港锚地锚泊,等待进一步指示。
   
    2010年1月19日23:28时许,船长依船东指示将船舶停泊在利比亚外公海。第二天,租家发邮件给船长称,船舶未依租家指示驶往“Benghazi”港外锚地,故租家视船舶“停租”,直至船舶驶离现漂浮地并驶向“Benghazi”港。
   
    船舶未依从租家上述指示,一直在利比亚外公海漂浮了10.9416天。2010年1月30日22:14时,船舶才重新恢复驶向卸货地“Benghazi”港的航程。
   
    分租家与租家(统称“租家”)分别针对二船东与原船东(统称“船东”)提起仲裁,以船舶在“漂浮期间”停租为由向船东索赔该漂浮期间的已付租金和已付其他款项,或索赔实际损失。
   
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
   
    1)船舶漂泊期间是否停租;
   
    2)租家以“船舶未履行立即要求的船舶服务”即可证明其有“净时间损失”;或
   
    3)租家需证明“在船舶营运中有实际时间损失”才可。
  
判决结果:
   
    仲裁庭的多数仲裁员主要认定如下:
   
    1)租家的上述指示是合理有效的,船东应遵从;
   
    2)即使船舶按租家的上述指示直接驶向“Benghazi港”的,不会比船舶实际上到达该港的能更早靠泊,故船东违反租家上述指示的违约行为未给租家造成实际损失。
   
    不同意见的仲裁员也认可:如租家的上述指示合理有效,那么船东未遵从该指示构成对NYPE下第15条约定的违约,该段“漂浮时间”应停租。
   
    随后,船东上诉至英国高等法院,并主张如下:
   
    1)仲裁庭在关于租家只需证明该段“漂浮时间”内有“an immediate loss of time(立即的时间损失)”就可成立停租的争议上,适用法律错误;2)租家应证明在船舶营运期间有实际的时间损失方可,而仲裁员错误认定租家无须证明此实际的时间损失。
   
    高等法院支持船东的主张,认为:租家未证明该段“漂浮时间”内,船舶在船舶营运期间有实际的时间损失,故该段“漂浮时间”内不能视为船舶停租。
   
    随后,租家上诉至英国上诉法院。上诉法院判决主要如下:
   
    1. “停租”条款是基于某种能阻止船舶充分有效地工作的原因而适用。船舶充分有效地工作涉及到船舶能够进行或从事某项被要求立即从事的工作或服务的能力。该条款只考虑船舶被立即要求从事的工作或服务,而不考虑整体的船舶营运、全部的海事风险或可能成为租约服务下某种义务的风险。当船舶的充分有效地工作被阻止的期间内,任何时间都损失了。
   
    2. 仲裁员的观点是正确的。在租约的其他情况下,是否会因其他原因而有同样的时间损失并不在本案的考虑之内。当船舶漂浮在利比亚外公海期间,船舶被立即要求的工作或服务是驶向“at road port Benghazi”。
   
简评:
   
    通常,“停租”条款中的“loss of time”指的是“net loss of time/净时间损失”,即如租家拟主张构成“停租”,需证明在船舶营运期间有实际的时间损失方可。
   
    但本案中,上诉法院支持了仲裁庭的裁定,认为只要产生“an immediate loss of time(立即的时间损失)”就可构成船舶停租。
   
    本案尚未经贵族院/最高院(如有)最后定夺,但足以引起各位船东的注意。
    
                                               整理人:国际贸易与航运团队/李锋、廖金才
    
                                         (整理自“I-Law”网站公布的“劳埃德法律报告”)